濟南網站優化公司

濟南網站優化公司外包服務咨詢方式

草根站長這一年用血的教訓換來的SEO終極算法(圖文)

瀏覽:/ 2016-06-13

 我2015年6月1日買的空間和域名,到現在的2016年6月1日正好1年。這篇文章主要講我這個草根站長這一年用來血的教訓換來的SEO終極算法。

 
1.jpg
血的教訓
 
草根站長這一年用血的教訓換來的SEO終極算法 網站優化 第1張
 
1、學習了半個多月網絡營銷,棄學了
 
我大學學的土木工程專業,2015年6月畢業之后準備做計算機行業相關的工作。專業沒有學好,不好找工作,又喜歡打游戲的我滿腔熱血的不小心進入了達內。 我最先是學了半個多月,剛好把建站學會,因為學費貴(貸款下來要2W元左右)和一些其他原因,就沒有繼續學了,回家開始找工作。
 
草根站長這一年用血的教訓換來的SEO終極算法 網站優化 第2張
 
2、我的第一份網絡推廣工作,被開了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一家做建筑后期培訓的公司,職位是網絡推廣。公司網絡部成員:一個主管,程序出生,不怎么懂營銷;一個SEO(師兄)負責編輯、外推和優化,實力不錯;一個百度競價,剛剛學了SEM出來的,來公司不久;一個美工,來公司也不久;還有一個新媒體運行,微信公眾號,感覺就是打醬油的,也是新人。因為沒有經驗,我在上了19天班后,就被主管開除了,沒有給工資因為當時我說沒有工資也行,算是我自己把自己坑了。
 
草根站長這一年用血的教訓換來的SEO終極算法 網站優化 第3張
 
3、第二份網絡營銷工作,公司倒閉
 
我的第二份工作,是一個做婚禮培訓的剛剛成立的創業公司,總共3個人。我負責SEO和推廣,堅持了快一個月,老板說虧了2W元,我們散伙吧。我賣命的工作了一個月,眼睛都弄得紅得不行,拿到了1200元的工資;另一個伙伴沒有拿工資,他后來自己開了一家婚慶公司;我們的老板去另一家有實力的成都婚禮培訓公司做銷售和講師去了。
 
草根站長這一年用血的教訓換來的SEO終極算法 網站優化 第4張
 
4、第三份專職SEO工作,自己不得不辭職
 
第三份工作,是一家建材行業平臺公司,主要負責SEO,工資3K。我在這里呆了快半年,我卻不得不辭職。因為公司成立2-3年了,公司一直沒有盈利,主要靠政府扶持,老板每個月刷信用卡付我們工資。我離職的原因就是,在這家公司完全看不見任何有盈利的可能。
 
SEO終極算法
 
草根站長這一年用血的教訓換來的SEO終極算法 網站優化 第5張
 
最近的啟發來自一個做SEO的朋友,他做了2年的SEO,是從編輯開始做起的。他能做到什么效果?百度霸屏,公司的站優化的地區詞,全部在首頁,企業站權重到2;他還接了2個SEO單子,地區競爭詞全部上首頁,腳手架這個1000多指數的關鍵詞也排到了首頁,企業站權重到2。
 
WHY?WHY?WHY?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這個就是我今天要說的SEO終極算法了。
 
我舉一個列子,也許大家就能夠明白了。為什么盧松松博客的百度權重是6,我的網站的權重是1?這里大家可以用百度site一下盧松松的網站,每一個搜索結果頁面,我翻到了最后一個頁面,第760個頁面,百度快照的時間是2016年5月24日的。這能說明什么呢?這些頁面全部是在百度的優質庫里面,每天為盧松松網站帶來巨大的流量,且百度對該站點的評價極高,就是百度給予的該站點的百度權重是非常高的。
 
再來site一下我自己的網站,從第2頁開始隨意點擊一個百度快照進去,沒有顯示百度快照的時間,直接顯示的網站頁面。這又代表什么?這說明,這個頁面被百度放入了底層庫,百度再也不會在來抓取這個頁面了,蜘蛛沒有必要來更新這個頁面了。第二頁之后收錄的頁面全是這種情況,所以百度對我站點的評價極低,百度權重也極低,根本沒有排名
 
 
你隨意site一個正常權重2的網站,就能很好的看出這點來,不細說了。
 
這就是我今天分享的SEO終極算法第一算,內容為王,這是一個草根站長經歷一年血的教訓才真正領悟到的SEO真諦。
 
SEO終極算法第2算就是分頁,對,就是分頁,我最近看見一個網站的權重極高,權重達到了7。這只是全國城市的一個分站而已,中國有多少個城市呢,能為他多少流量,想想都嚇人!為什么,我會注意到這個網站,因為這個網站的一個普通的內頁長期霸占了我們要做的一個主關鍵詞排名的首頁前3。點擊這個頁面進去,分頁一般有9頁,掛滿了廣告,但是內容有一定的價值。基本上,我看了一下他的內頁排名,排名都非常的好。就是因為網站內頁增加了很多分頁,該頁面的PV特別的高,排名也就非常好。

閱讀"草根站長這一年用血的教訓換來的SEO終極算法(圖文)"的人還閱讀

上一篇:新手站長必讀:做好網站文章優化的基本原則(圖文)

下一篇:企業網站seo優化的目標是什么

国产情侣av偷拍_自拍_免费的三级黄网站_偷窥自拍性综合图区_888奇米影视第四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